找回地址请发邮件 kpian@mail.com
[另类] 【渴望成为肉畜的美丽少妇】

2018-03-04

下载服务已恢复,点此移步至下载接口(.)

 

              一、离婚协议书

  「啪!」蕊蕊的丈夫愤愤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然后将笔狠狠的摔在茶几
上。

  蕊蕊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内心却在翻腾着滚滚的波浪。

  她的表情就像一层厚厚的坚冰,将底下的火山深深的隐藏起来。

  蕊蕊是一个28岁的美丽少妇,和丈夫生活在深圳,有房有车,全职太太,
有着秀美的容颜、乌黑的秀发和窈窕的身段。

  她的老公是外企高管,收入颇丰,他们结婚两年了,还没有孩子。

  本来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但从年初开始,蕊蕊忽然脾气大增,对丈夫的态
度非常苛刻恶劣,经常旁敲侧击的说丈夫有外遇。

  丈夫每天工作繁忙,经常出差,每每被蕊蕊搞的精疲力竭、精神恍惚,夫妻
关系降到了冰点。

  丈夫怎么也不理解,善解人意的妻子为什么变成了一个悍妇、妒妇?

  更可气的是,蕊蕊经常到丈夫的办公室突击检查,将丈夫和女同事的正常工
作交往横加阻拦,令丈夫威望扫地,几乎成了全公司的笑柄。

  痛定思痛,一番协议后,他们决定离婚,结束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奇怪的是,离婚协议中,蕊蕊要求的很少,只要了一小部分钱财,房子和车
子都归到丈夫名下。

  丈夫念着旧情,想多给蕊蕊一些照顾,蕊蕊就大发雷霆。

  丈夫一气之下,迅速的签了离婚协议,留下人财两空的蕊蕊,开始了新的生
活。

  夜已深,蕊蕊独自一人坐在空房内,看着窗外的月光,美丽的眼睛流出两滴
清泪。

  她心理默默的对远方的丈夫说:「亲爱的,对不起,我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
但我有苦衷呀。为了不让你痛苦,就请你忘记我吧。」

  次日,蕊蕊简单的带了一些行李,扎着马尾辫,穿了一身粉红色的运动服,
来到汽车站。

  她辗转了好几趟班车,在厕所换了好几套衣服,为的是避开无所不在的监控
摄影头,让自己的行踪完全消失。

  就这样,最终,她来到了河源市博罗县。

  此刻,她的辫子已经变成了披肩发,穿的是一件绿色的真丝连衣短裙,腿上
裹着肉色的薄裤袜,脚上穿了一双平底皮鞋——从监控来看,无论如何不可能将
出发前的形象跟现在联系起来。

  她在一家旅馆门口等了片刻,一辆面包车停在她面前,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
笑着对她说:「宝贝,你来了?等你很久了。」

  蕊蕊点点头说:「大哥,请你按约定处置我的身子吧。」

  「你按我的计划,消除了出行的一切痕迹了吗?」男子问。

  蕊蕊点点头。

  男子笑着说:「其实这个世界,每天有很多人失踪呢,不用担心,警察无论
如何,都不会知道你的去处,更不能相信你是自愿被杀的。」

  「南哥,蕊蕊从头到脚都交给你了。」蕊蕊怯怯的说。

  蕊蕊上了车,一路颠簸,半小时后,来到了县郊的卧虎镇。

  这里交通不便,道路崎岖,镇子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

  「这里就是我的最后归宿了吗?」蕊蕊想着,心脏猛的一阵悸动,底下已经
溪水潺潺。

              二、可怕的真相

  望着窗外的崇山峻岭,蕊蕊心想:「这样的地方,一个女人失踪了,真的是
无从找起呀。呵呵,何止无从找起,根本没人会知道,我来到这个偏远的县城了。」

  蕊蕊陷入了沉思。

  她本来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好女子,嫁了一个前途远大的丈夫。

  婚后,他们确实度过了一段激情燃烧的时光,但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婚后的激情越来越淡漠,丈夫忙于工作,常年在全国各地奔波,甚至频繁的出国。

  蕊蕊的「工作」,只是开开网店之类,轻松而无聊。

  为了寻找刺激的感觉,她在网站上浏览了很多另类的内容,渐渐的,唤醒了
内心沉睡的一种情愫——那就是所谓的「冰恋」。

  蕊蕊交了几个「冰友」,起初,只是幻想着男人把自己勒死或吊死,侮辱尸
体,然后在手淫中达到奇妙的高潮。

  很快的,她已经不满足于此了。

  在网友和论坛的「诱导」下,不多久,她的「冰恋」情节突飞猛进,开始渴
望放弃自己的尊严和价值,作为一头卑贱的肉畜!

  将自己的身子全部交给男人,被无情的处决,然后被残酷的开剥、肢解、储
存,作为肉食烹饪吃掉,骨头和残渣喂狗,在人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想法令她恐惧和战栗,但又是那样的新鲜和刺激。

  她的内心抵抗了很久,但很快就放弃了,开始沉浸在「当肉畜」的幻想中不
能自拔。

  每个老公不在的夜晚,她都在网络上和「冰友」模拟屠宰游戏,在极度的刺
激中,达到巨大的高潮。

  渐渐的,她开始不满足于文字游戏,而渴望作为真正的肉畜,用生命来玩一
场冰恋的终极游戏。

  一个来自河源市博罗县卧虎镇的男子打动了她的心——单身男子,名叫王南,
能言会道,干过屠夫职业,满心渴望得到一个真正的肉畜。

  在无数次的交流和调情中,王南告诉蕊蕊:「你是一个真正的肉畜,如果不
趁着年轻,实现自己的美丽梦想,那么时光流逝,你的躯体和灵魂会慢慢老去。
人都会死的,何不自己选择死法呢?」

  蕊蕊用了很大功夫,跟丈夫离婚,然后独身一人去偏远的卧虎镇,准备实现
自己长久以来的梦想。

  王南惦记的,则是蕊蕊一身白皙精致的美肉。

              三、最后的性爱

  王南的家,坐落在镇子的东南角,宽敞的院落里坐落着一栋两层小楼,院子
后面就是茂盛的丛林。

  面包车停在大门前,王南打开车门,招呼蕊蕊下车,对她说道:「看,我们
家的环境还不错吧?这就是你最后的归宿啦。这里非常幽静,离其他居民的距离
也挺远的,保证不会受到打扰。」

  「唔……」蕊蕊内心一阵激动,但还是矜持的点点头。

  「我们进院子吧,别让其他人看见。」王南挽着蕊蕊的胳膊,走进院子。

  看来王南的经济条件还不错,院子收拾的很干净。

  「为了屠宰你,我早早就开始准备了。当然喽,我以前是个屠夫,很多东西
都是现成的。」王南带着蕊蕊走进小楼,这所小楼是南方很普遍的民宅格局——
1层是客厅、餐厅和厨房,2层是两间卧室。

  走到宽敞的厨房,台子上摆放着一张宽大的肉案,上面满是砍劈的木痕,看
来上面处理过不少肉食和骨骼。

  「这个大肉案,质量很不错的,有不少年头啦,把你杀掉以后,尸体就放在
这个上面,咚咚咚,砍掉脑袋,剁掉四肢,切成大大小小的肉块。」王南揽着蕊
蕊的腰肢介绍。

  他又指指墙上悬挂的各种刀具说:「这些刀的种类很全的,什么功能都有。
这个厚背宽刃的,用来砍骨头,最结实的猪骨头几刀也就断开了,你的骨头更不
在话下了,这个尖刀用来开剥、剔肉……」

  蕊蕊听着王南的介绍,想到自己柔软的肉体就要躺在肉案上,迎接各种刀具
的砍劈、切割,两腿微微一抖,一股淫水又涌了出来。

  「来到这里,不管你以前多漂亮,有多少男人喜欢,你都不能算是女人了,
只能算是一头母猪。母猪的全部价值,就是给我们提供肉食。」

  王南隔着衣料抚摸蕊蕊的胸脯,笑着说:「哎哟,两颗葡萄硬起来了,你是
不是兴奋了呀?」

  蕊蕊的脑子轰的一声,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全部崩塌了。

  她只是一只肉畜,不用做任何决定,不用承受任何辛苦,只需要把自己的身
子交给主人就可以了,她忽然极度的享受这种感觉,享受自己的这个新的「身份」。

  一瞬间,她已经放下了心理的一切包袱和束缚,放弃一切矜持和骄傲,准备
全心全意做一头待宰的肉畜了。

  「主人!」

  蕊蕊忽然跪在地上,泪眼婆娑,对王南说道:「畜儿把身子和灵魂都交给您
啦。我就是一头淫贱的肉畜,畜儿这一身肉儿,就是主人的口中美食,主人怎么
处置我都是应该的。」

  「好乖的肉畜。」王南用一根手指抬起蕊蕊的脸庞,蕊蕊的俏脸上满是红晕,
两只明亮的眼睛盯着王南。

  王南一把将她抱起来,身手就掀开裙摆,抚摸她裹着裤袜的裆部,只觉得手
上湿漉漉的,不禁笑骂:「好淫荡的母猪,什么时候底下就出来水儿了?」

  「畜儿底下早就湿了,请主人玩完畜儿的身子。」蕊蕊享受的闭上眼睛。

  王南早已按捺不住,将蕊蕊拦腰抱起,放在案板上,将鞋子和裤袜扯了下来,
又将湿透的真丝内裤扯开,把两条玉腿高高举起。

  蕊蕊的阴部只有软软的几缕阴毛,阴门大开,好像刚出水的鲍鱼。

  王南掏出自己硬邦邦的肉棍,狠狠地插了进去,「唔……」蕊蕊一声呻吟,
娇躯剧烈的颤抖。

  王南开始猛烈的抽插,肉棍进进出出,淫水滴滴答答涌了出来,发出了「噗
嗤噗嗤」的声响。

  「狠狠的干畜儿吧!唔……唔……主人,畜儿的白肉都是你的……畜儿的肉
可好吃了……请主人先干畜儿的身子,再要畜儿的命儿……畜儿的奶子、嫩屄、
脚丫、大腿,都是主人的……」

  在巨大的快感中,蕊蕊达到了一个又一个高潮,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呓语。

  王南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数百下抽插之下,终于一泻千里。

  王南拔出肉棒,喘息着坐在地上,蕊蕊也沉重的喘息着,躺在案板上,连衣
裙褪在腰间,私处淫水夹杂着精液,一片狼藉。

  「主人……畜儿的身子好玩吗……」蕊蕊媚眼看着王南。

  王南虽然家境不错,但如果平日里,想得到蕊蕊这种气质美女的垂青,实在
是不太可能。

  现在,他不但能完全得到蕊蕊的身子,还能得到她的灵魂,这种感觉真的令
他振奋!

  王南不知从哪里来了劲头,抱住蕊蕊,又是一阵云雨。

              四、消逝的香魂

  蕊蕊回忆起自己的丈夫,现在应该叫前夫了吧。

  他们是自由恋爱结婚的,曾经是那样的恩爱,度过了多少个缠缠绵绵的不眠
之夜。

  但是,随着自己黑暗的小秘密出现,蕊蕊陷的越来越深,不能自拔,感觉生
活中再也没有能比「当肉畜」更刺激、更有意义的事儿,跟老公的生活也开始味
同嚼蜡。

  如今,下定赴死的决心之后,蕊蕊索性放开,尽情展示了自己淫荡的一面,
反而在性爱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想到怀里的美女心甘情愿被自己杀死,一身美肉完全奉献给自己,王南也是
兴奋异常,一连射了好几次。

  这时,已经是下午五点时分。

  王南坐在椅子上歇息,蕊蕊就这样闭着眼睛,躺在案板上,玉体横陈,不着
寸缕,仿佛一幅绝美的画作。

  「小骚货真是够劲,你在家跟你老公也是这样吗?」王南笑着点了一根烟。

  想到自己的老公,蕊蕊的神情黯淡了一下,她内心觉得对不住老公——老公
是那么宠爱自己,但自己不但和别的男人性爱,还把自己的性命和肉体交给别人
了。

  王南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说:「别想你老公了,你跟他已经交割清楚了,房
子和存款都归他了,又不欠他什么,人家事业远大,再找个熟妇当老婆也不是什
么困难事儿。」

  「唔…」蕊蕊的眼睛里涌出两行清泪。

  她心理暗暗祈祷,丈夫能找到一个志同道合、温柔体贴的老婆,彻底忘记自
己。

  「怎么,你后悔了?」王南问。

  「没有…畜儿就是心里有些激动。畜儿的一身肉儿都是主人的,心甘情愿被
主人处置,只要主人吃的高兴,畜儿的贱命就算有价值。就请主人把畜儿杀了吃
肉吧。」

  蕊蕊自轻自贱的说,她已经完全把自己当一头肉畜了。

  为了激发蕊蕊身上的奴性,在过去的半年里,王南费了很多精力,看到自己
的「成果」,不禁内心得意的很。

  他拍拍蕊蕊的大腿,说:

  「真是一只天生的肉畜。只有实现了自己愿望的肉畜,才是一只好的肉畜。

  如果这次不死,你以后的人生会饱受煎熬呢。其实想一想,人谁无死?能选
择自己的死法和归宿,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呀。

  否则几十年之后,这具肉体变的衰老,无人问津,狼狈不堪的死在病床上,
被人抬头抓腿,搬来搬去,填了火化场的炉子,变成了一堆骨灰和几缕青烟,多
不值呀。」

  「主人说的对,能当肉畜,是我最大的幸福。」蕊蕊沉浸在美妙的幻想中。

  「好了畜儿,天也不早了,就让主人杀了你吧。」王南看看天,对蕊蕊说道。

  蕊蕊低声嗯了一声,问王南:「主人,畜儿是怎样的死法呀,勒死还是砍头
啊。」

  王南拍拍蕊蕊的脸,说道:「畜儿,吊死和勒死的肉畜会淤血,对肉质不利,
主人杀过猪,知道这个道理。就让主人割断你的脖子吧。把血放干了,才能进行
下一步工序呀。」

  「唔,主人,割喉疼不疼呀?」

  「有一点疼,但是,跟高潮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畜儿最勇敢了。」王南
说着,把蕊蕊扶起来,把两只手拉到背后,紧紧绑起来,让她跪在地上,面前放
了一只接血的铝盆。

  蕊蕊流露出坚决的神色,看上去有几分可爱。

  王南从后面抱住蕊蕊,捻着她的奶头说:「畜儿,主人送你上路吧。你这身
嫩肉,主人吃一部分,还会卖一部分给村民品尝呢,价格就跟猪肉一样吧。」

  「主人,如果蕊蕊能投胎转世,下辈子还给你当肉畜。」蕊蕊温柔的说。

  「真是一个贱到骨头里的母畜!」王南嘿嘿一笑,一只手揉捏蕊蕊的私处,
蕊蕊闭上眼睛,发出了「嗯…嗯…」的呻吟。

  说时迟那时快,王南另一只手拿出一把剃刀般锋利的尖刀,轻轻一抹,蕊蕊
只感觉自己脖子一痛,等了好几秒,才感觉血流如注。

  「呀…」明白自己的死亡不可逆转,尽管心理上早已做好了准备,蕊蕊还是
在惊恐中剧烈的挣扎。

  猪啊,羊啊之类的牲畜,被屠宰时都会恐惧,何况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女畜呢?

  王南毫不留情,紧紧的抱住了蕊蕊的身体,按住她的脑袋,让她的血淅淅沥
沥的流进面前的铝盆。

  挣扎中,一部分血喷到了铝盆外,但大部分还是被顺利的收集了。

  「哎呀,要死啦要死啦,我的小命儿这下可完啦……」

  蕊蕊自嘲的想:

  「在家人的眼里,我就算是失踪了吧?唉,好想他们呀,但是为了做一头肉
畜,我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

  我的肉儿一定很美味吧,反正要比猪肉好吃多了吧……唉,其实我就是一头
母猪呀……不,我比母猪还贱,母猪会自愿被宰杀吗?……」

  恍惚中,蕊蕊仿佛看到了自己被肢解、烹饪、售卖、食用的情景,嘴角流露
出一丝凄美的苦笑。

  她的精力随着鲜血的流出,变的越来越弱,挣扎的力量也越来越小。

  终于,几分钟后,蕊蕊美目微闭,娇躯抽搐了几下,软软的耷拉在王南的臂
弯里。

  王南松开手,把蕊蕊仰面朝天放在地上。

  洁白的肉体横在水泥地上,仿佛一幅超现实主义的画作。

  雪白的脖子上有一道鲜红的伤口,还有小股鲜血涌出来,但基本上血已经放
干了。

  一缕香魂离开了躯体,魂归太虚,只留下一具美妙的肉体,一块烹饪的材料。

  王南踢了踢女尸的肚皮,笑着说:「死透了,今晚的饭有着落了。」

  「扑通」,王南毫不怜香惜玉,将蕊蕊的尸身扔在案板上,像扔半片猪肉。

  是呀,对于一头死掉的肉畜,哪里有那么多温存和感慨呢?

  这肉畜生前再漂亮,再有多少故事,死后还不是一块任人宰割的物件吗?

  王南从墙上取下几把刀具,光当光当扔到肉案旁的竹篓子里,准备开剥和肢
解。

              五、无情的肢解

  王南拿着一把尖刀,抵在蕊蕊的咽喉处,一用力,刀尖「噗嗤」一声,刺入
皮肉内。

  他拉着尖刀,划过结实的胸脯,划过柔软的肚皮,一直划到阴部以上。

  这把刀比手术刀还锋利,切割皮肉就跟切奶油一样轻松。

  由于事前放血,所以开膛破肚的过程中,基本没有血涌出,就像划破一只皮
口袋一样。

  接着,王南拔出尖刀,扔到一旁,两手用力,将长长的刀口扒开,蕊蕊的内
脏就完全暴露在眼前了。

  对于一个没有经验的人,这个场面有些恐惧和震撼,但王南当过屠夫,对此
一点都不畏惧,蕊蕊的身体,和猪有多少区别呢?

  都是一具包裹着花花绿绿脏器的皮囊罢了。

  王南拿过厚重的砍刀,将肋骨敲断一部分,又换了一把小刀,伸进腹腔,熟
练的割了几下,然后将内脏全部挖了出来,一股脑扔进旁边的铁盆,这些东西,
就是所谓的「下水」了。

  蕊蕊就这样变成了一个「空腔美人」。

  王南拿着铝盆,接了水,朝空空的腹腔里浇了好几盆冷水,流下来的水血色
才越来越淡。

  王南感叹一声:「这肉畜看上去也不胖呀,脂肪层还是这么多。」

  王南从竹筐里取出一把厚重的砍刀,一只手扶住蕊蕊的脑袋,一只手抡起刀,
「蓬!蓬!」只用了两下,蕊蕊的脖子就被砍断了,脑袋完全跟身子分了家。

  王南拎起蕊蕊的脑袋,笑着说:「好一颗猪头,就让你看看自己身子的下场
吧。」

  说着把脑袋放在一旁。

  蕊蕊的玉头在王南眼里已经是「猪头」啦,美目微闭,嘴角流露出死时的苦
笑。

  王南扶住蕊蕊的上臂,轻松砍下了两条完整的胳膊。

  到砍腿的时候,稍微费了一点功夫,扶住大腿,砍了四五下,才从大腿根部
将两条腿卸了下来。

  由于经常做运动,蕊蕊的大腿肉结实而不臃肿,王南将一条完整的玉腿捧在
手里,捏了几下,笑着说:「好美的猪腿!」

  生前,蕊蕊很喜欢穿热裤或短裙,在繁华的街头或商场款款而行,引的多少
男子侧目,多少女人嫉妒。

  不知道这些人如果知道这双美腿的最后结局,会是怎样的感想。

  此刻的蕊蕊,没有了脑袋和四肢,就剩一个光秃秃的躯干了,不仔细分辨,
真的跟猪肉差不多。

  王南捏住娇嫩的奶头,用一把较小的尖刀,将两个奶子完整的削了下来。

  这两个可怜的奶子,再也没有机会哺育生命了。

  紧跟着,王南用一把小巧的利刀,小心的将蕊蕊的阴部剜了下来,捧在手里。

  除了蕊蕊的老公,王南是第二个享用了这个部位的男子,以后再也不会有男
人享用这个宝贵的器官了。

  王南把手指塞进去,自言自语的说:「就是这么一块肉,让多少男人争破了
头吗?我看也没什么了不起嘛。今晚就拿这个煲汤。」

  「蓬!蓬!」蕊蕊的躯干被拦腰斩断。

  由于脊椎骨的缘故,砍了好几刀才完成了任务。

  王南叹口气,难道自己好久不杀猪,刀功退步了吗?

  不过也不要紧,这次积攒了经验,今年再弄几个小妞尝尝。

  天底下无奇不有,大把的小妞渴望当肉畜,可是又没有胆量和机会。

  只要在她们紧绷的心灵琴弦上弹上那么几下,她们的就嗡嗡嗡的共鸣个不停,
淫水能喷的到处都是,自动将身子送上门了。

  嗯,还得做好安全措施,别让发现才好。

  王南将下半截躯干屁股朝上摆在案板上,蕊蕊的臀肉很结实,形状曼妙,手
感非常的好。

  王南扶住一边屁股,抡起刀,几下功夫,蕊蕊的翘臀连同精致的屁眼儿,都
被无情的分成两片。

  蕊蕊的两条大腿撇到一旁,王南捏了捏蕊蕊的脚,养尊处优的少妇,脚型就
是漂亮,五个粉嫩的脚趾如同玲珑的艺术品,脚脖子纤细,脚背上,几根晶莹剔
透的血管明显可见。

  蕊蕊生前不太喜欢高跟,而喜欢穿露着脚背的平底皮鞋或布鞋,柔软的脚背
被男人们看在眼里,别有一番风韵。

  不过,一柄尖刀顺着骨缝,将两只玉足轻轻巧巧的卸了下来,这双脚现在只
是烹饪材料,彻底跟鞋子或袜子说拜拜啦。

  王南又将大块的肉块切小,就这样,一个美丽的少妇,变成了三十多块肉块。

  除了几个显著特征的部位(例如脚掌、奶子、胳膊),其他肉块根本看不出
是组成人体的部位。

  如果摆在肉案上出售,细心的顾客可能会提出肉质的疑问,但大多数人不会
把它们跟猪肉区分开来。

  王南用塑料袋将肉块一个个装起来,放进冰柜内,只留下了晚饭的材料。

              六、美味的食材

  厨房里,王南在锅边忙的不亦乐乎。

  王南的厨艺不坏,但一个独身男子在家,也没有多少心劲提高烹饪技术,吃
饭就是得过且过了。

  今天不同,得到了宝贵的食材,不大快朵颐一下,怎么能对得起自己一下午
的辛劳呢?

  一个小时后,天色黑了下来。

  王南坐在宽敞的客厅里,打开吊灯,将菜肴端上了茶几。

  他自言自语的说:「该犒劳犒劳自己了。」

  王南把蕊蕊的脑袋放在盘子里,搁在茶几中间。

  蕊蕊的眼睛微闭着,乌黑的头发仿佛有些失去了光泽,脸色有些惨白,面目
如生,一点都没有痛苦之色。

  王南笑着捏了捏蕊蕊冰凉的鼻头,说:「好美的一颗猪头,母畜啊母畜,你
就这样看着主人把你的嫩肉吃下肚吧。」

  蕊蕊的小嘴微张,但已经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了。

  南方人的习惯,吃饭前要喝汤。

  这次王南用宝贵的食材煲了一道汤——「猪脚鲍鱼汤」。

  至于原料,当然是蕊蕊的一只嫩脚,加上可怜的生殖器了。

  它们被装进陶瓷罐子里,和枸杞、冬笋、木耳煲在一起。

  王南打开陶瓷罐的盖子,只见蕊蕊那白嫩脚爪浸泡在浓浓的汤里,晶莹剔透,
形状一点都没有破坏。

  蕊蕊的「鲍鱼」则完整的泡在一旁,两片阴唇微微张着,如果不仔细看,真
的会以为那是一只货真价实的鲍鱼。

  王南先拿起汤勺,喝了两口汤,不由得赞叹一声:「好鲜!」

  王南把蕊蕊的嫩脚捞上来,两手抓住,啃猪蹄一样大吃一通。

  脚爪虽然看上去形状完整,但早已煲的烂熟,牙齿一咬,肉就变的稀烂,鲜
美的汁水顺着嘴角往下冒。

  不一会,这只脚爪就剩一小堆骨头和几片指甲了。

  王南侧头一看,门口还扔着蕊蕊的两只鞋子呢,王南嘿嘿的笑了两声,自语
道:「猪蹄下了肚子,再也用不着鞋子了。」

  紧跟着,王南拿起筷子,戳戳瓷罐里蕊蕊的「鲍鱼」。

  蕊蕊生前是一个气质美女,多少男子只能背地里拿她意淫一下,幻想着她的
裙下风光是如何的迷人,想像着自己的肉棒如何蹂躏她的嫩穴。

  谁能想到,蕊蕊的嫩穴会被整个剜下来,成为罐子里的一块小小的食料呢?

  王南也不客气,把「鲍鱼」夹出来,促狭的凑在蕊蕊脑袋的嘴旁,说:「畜
儿,这就是你的屄,你想尝尝吗?算了,还是主人吃掉吧。」

  如果蕊蕊在天有灵,真不知该是怎样的想法,可能得哭笑不得吧。

  王南也顾不得烫,张嘴就咬,几口就把这个女人身上最宝贵的地方吃下肚了。

  蕊蕊精美的生殖器,只落了个「真好吃」的评价,就祭了别人的五脏庙了。

  盘子里放着红烧肉,分别用了蕊蕊大腿、肚皮和屁股上的一部分肉烹饪而成,
油光发亮,冒着热腾腾的香气,向王南炫耀着自己的不平凡。

  王南用筷子夹着红烧肉,吃了几块,笑着说:「肥而不腻,韧而不散,看来
我的厨艺很不错嘛。不,是原料好!」

  连吃带喝,半小时后,茶几上杯盘狼藉。

  王南躺在沙发上,拍拍肚皮,看着蕊蕊孤零零的脑袋,嘿嘿嘿的笑了几声。

  小母畜的肉儿真的很好吃,比什么猪肉啊、羊肉啊美味多了,只不过这食材
不太好找。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吃了这个小美女,今年想办法再弄几个女孩来吃
罢。

  王南看到蕊蕊的的连衣裙扔在沙发扶手上,拿起来闻闻,还带着一股女人特
有的香味呢。

  他又拿起蕊蕊的裤袜和真丝内裤,手感真好,一看就是高档货,内裤里面还
带着两根柔软的阴毛。

  蕊蕊的旅行包还扔在一旁,王南把包拖过来,打开拉链,把东西翻了出来—
—里面是好几件换过的衣服。

  蕊蕊就是在车站换了好几套衣服,才避开了无处不在的摄影头,让自己的行
踪完全消失掉的。

  王南本来想留下几件,想了一下,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自语道:「这头肉畜
走的时候一丝不挂,到了阴间,被男鬼们强奸怎么办?就给她烧掉这些衣物吧。」

  王南从旅行包里拿出蕊蕊的钱夹子,夹层里有一张蕊蕊的照片,笑靥如花,
王南心想:「这妞儿真好看,肉也好吃。能得到她真是缘分。」

  他又掏出了里面的两千块钱,笑着说:「小母猪,主人把你宰杀烹饪,这些
钱就算主人的酬劳吧,反正你的身子都归主人啦。」

  他又翻出几件化妆品,不由得皱眉:「人都要死了,还带这些劳什子,描眉
涂嘴的,母畜就是爱美。」

  打了个哈欠,王南准备睡觉了。

  他拎着蕊蕊的脑袋,来到厨房的冰柜处,蕊蕊的肉块和一些猪肉、调料、蔬
菜放在一起。

  王南把脑袋放进冰柜里,合上盖子,笑着说:「可怜的母猪,就让这个冰柜
暂时给你做棺材吧。明天再处理你的贱肉。」

              七、美肉的结局

  卧虎镇的菜市场,王南摆了一个摊儿卖猪汤。

  简单的手推车上,放着一只铁皮保温桶,里面盛放着待售的猪汤,旁边摆着
一张破桌子和若干调料,两个长凳。

  几个村民大吃大嚼。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幸品尝到这样不可思议的肉食。

  「小南的猪汤,越来越长进了。这汤做的实在太鲜!」一个老村民抹着嘴称
赞。

  「小南,这是什么猪啊,怎么跟以前的猪肉不一样?」另一个年轻村民问。

  「哦…这是外国进口的洋猪,品种不一样。」

  王南说:「这种洋猪啊,饲养的成本可高了,住在高档猪圈,养尊处优的,
比咱们吃的饭都好。」

  说到这里王南肚子里暗笑,蕊蕊这样一个有钱的少妇,生活条件自然比穷乡
僻壤的老百姓高出许多,这样说也没什么不妥。

  「唉,外国的东西就是比咱们好,连洋猪肉都比土猪肉好吃,什么世道?」
老村民无奈的说。

  「听小南吹牛,猪就是猪,难道还得当娘们那样供起来吗?」年轻村民龇牙
咧嘴的说。

  「这种洋猪的待遇,只怕比你的婆娘还高哩。」王南哈哈笑道。

  「嘻,只怕是小南打到了什么野味,当猪肉炖汤卖呢。也罢,野味的价儿比
猪肉贵多了,咱们也不吃亏。」一个粗手大脚的村妇一边喝着猪汤,一边大声说
话。

  听到这里王南心里暗笑,美艳少妇的嫩肉被说成野味,蕊蕊真是可怜。

  「瞎说哩,我吃过野味,那肉质好粗呀!这肯定不是野味!」年轻村民说。

  看来人间自有公道在,蕊蕊得到了平反。

  「不扯了,小南说说,你从哪里弄来的洋猪肉吧,咱们也弄点炖汤。」老村
民说。

  王南打了个哈哈,说道:「一个县城的朋友给的,现在实在不好弄啊,我也
只弄了十几斤。」

  他心想:「女人的人肉,你能弄的上吗?呸呸,做梦吧。」

  王南的生意特别好,没用半天,猪汤就卖的精光,桌子底下扔了不少零碎骨
头,都被土狗啃着吃掉了。

  他推车回到家,关上院门,走进厨房打开冰柜,只见蕊蕊的脑袋还摆在里面,
肉块已经少了一部分了——其中一部分是王南吃掉了,另一部分则被煲汤卖掉。

  王南拍拍蕊蕊的脑袋,笑着说:「小肉畜,大家都夸赞你的肉好吃呢,你如
果在天有灵,也该含笑满意了吧?」

  蕊蕊面带凄美的苦笑,王南看着她的面容,竟然有了一种恶作剧的想法!

  他掰开蕊蕊的嘴巴,将直挺挺的肉棒掏出来,轻轻塞了进去,蕊蕊冰凉的口
腔和舌头触碰着他的龟头,令王南竟然有了一种奇异的快感。

  于是,蕊蕊的人头变成了王南的自慰器,被他两手抓住,不停的做着活塞运
动,不多时,一股浓精射的她满嘴都是。

  王南喘了几口气,把蕊蕊的脑袋扔回冰柜,拉上盖子,骂了一声:「这骚贱
的小肉畜,死都死了,脑壳还害的老子射了一回,真真累死了。」

  此后几天,蕊蕊的肉块陆续被王南食用和售卖。

  王南把蕊蕊的骨头砸碎熬汤,残渣则喂了土狗。

  蕊蕊的衣服、钱包等遗物,也早被烧的干干净净了。

  最后,只留下一颗孤零零的脑袋,由于过了几天,面容已经有些变形,没有
原来那样美了。

  王南也没有了把人头当自慰器的兴趣,决定彻底处理掉它了。

  王南烧了一锅油,把脑袋扔进去。

  不多时,皮肉化尽,只留下一只骷髅。

  王南拿了一把鎯头,把头骨砸的粉碎,扔到了后院的茅厕。

  这样,蕊蕊就在人世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渣都不剩了。

  可怜的蕊蕊,就这样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也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在普通人看来,这种遭遇简直是不可想像的悲惨,试想,一个城市的美丽少
妇,在遥远的异乡尸骨无存,没有人知道,是多么可怕、而且值得惋惜的事呀。

  但是,在蕊蕊这样的女子眼里,这种遭遇则是一种巨大的幸福。

  她是一个勇敢的姑娘,为了追求极端的快乐,将自己美丽的肉体供奉在欲望
的祭坛上。

               八、尾声

  一个星期后,蕊蕊的家人报了失踪案。

  警察费了好大劲,才在车站找到了蕊蕊的监控,但是,此后的动向竟然一点
也找不出来了,于是,这个案件成了悬案。

  蕊蕊的朋友们将她的照片发在各种论坛和贴吧,想请求网友提供线索,但都
不了了之。

  王南在家里上网,看到了「求助寻找失踪美女蕊蕊」的帖子,他浏览着蕊蕊
的生活照,心里想:「这小肉畜真是个美女,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小肉畜已经祭
了我的五脏庙吧?」

  想到这里,王南得意的哼起了流行歌曲。

  日子一天天过去。

  蕊蕊的前夫忘记了伤痛,找到了一个温柔体贴、小鸟依人的妻子,蕊蕊的父
母也放弃了寻找女儿的努力,只是偶尔去警局询问一下案件进度。

  得到的答覆也总是「没有找到,请耐心等待。」在大众的眼里,一个美女就
这样凭空消失了,只有王南知道这个美女的最后结局。

  第二年,又有一个女子来到了卧虎镇。

  她二十多岁,穿着一条橘色的长裙,波浪卷的长发披在肩头,脚上是一双帆
布鞋,还戴着墨镜,一看就是城里条件不错的女孩。

  一辆面包车停在她旁边,玻璃摇下来,王南笑着说:「美女,等你好久了。」

  女孩含羞的笑了笑,义无反顾的打开车门上了车。

  面包车绝尘而去。

口味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